2018年11月

  从亿万富翁到环球旅行者 “侣行”夫妇抵西安 分享环球探险故事

“侣行”夫妇(右边两位)西安分享环球之旅故事

  “侣行”是近年来颇受欢迎的互联网户外真人秀节目,“极限情侣”张昕宇、梁红携手相伴,通过自己的体验旅程认识世界,感受人生。3日下午,张昕宇、梁红来到西安,在长安大学与学子们分享了二人从白手起家到身家亿万,又是如何放弃生意、踏上环球旅程的幕后故事。

  两人自幼相识

  张昕宇和梁红自幼相识,青梅竹马。两人开过饭馆,卖过羊肉串,当过导游,摆过豆腐摊……之后,两人通过珠宝代理、进出口贸易,积累了上亿的身家。2008年汶川大地震,张昕宇和梁红作为志愿者奔赴重灾区参与救援。生命的脆弱,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于是两人决定换个活法,要追求自己的梦想,用10年的时间环游世界。

  “那时候起,我从一个充满着欲望和铜臭味的商人,变成了一个旅行者。”张昕宇说,“10年来,我们走了近200个国家和地区,听了上千个故事,在世界各地有了各种各样的朋友。”不仅如此,他们更是在行走中,做了许多有趣的事:他们利用建筑投影技术,让被炸毁的阿富汗巴米扬大佛,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文称赞;他们驾驶一架国产的运-12飞机,一路穿越23个国家,经停40余站,总航程超过6万公里。他们的“侣行”系列视频,播放量超过25亿,屡创互联网播放纪录……

  揭秘“侣行”幕后故事

  在一个多小时的讲述中,张昕宇和梁红更是向观众揭秘了“侣行”中诸多的幕后故事。“很多人都说‘侣行’很浪漫,但‘侣行’绝不是说走就走。”梁红这样说,“每一次探险,都是对世界的敬畏,对科技的敬畏。如果没有不断地学习和准备,没有对科技设备的细致研究,就没有那么多惊奇的探险之旅。只有科技才能让‘侣行’走得更远。”今年夏天,两人更是进行了一次中国网络直播的创新:使用卫星电线、同传设备、超级电脑、高清摄像机,搭建了一套装载在越野车上的直播系统。一个月多的时间里,他们开着这辆卫星直播车,穿越了肯尼亚、乌干达和卢旺达,完成了“动物大迁徙”“最后的北方白犀牛”“非洲好莱坞”等七场主题直播,总计超过一千万观众通过他们的直播,零距离地目睹了非洲大陆的神奇和美丽。

  分享会的最后,张昕宇还向现场观众透露了他们未来的计划:他们将驾驶一艘破冰船,在全世界征集近百名华人,一同环游世界,并帮助中国的科学家抵达南北极,为中国的极地科考事业尽一份力。      记者 张静

  “Kindle压泡面”带来的阅读之思

  晁星

  近日,“Kindle压泡面”话题引发关注。曾经风光无限的“阅读神器”,如今却成了最容易被闲置的科技产品之一。对此,有媒体直言,“Kindle遇冷,背后是电子书的溃败。”

  事实上,进入“读屏时代”,对纸质书的唱衰一刻也没有止息,每隔一段就会有某种“取代论”生发出来,搅得舆论场一片唏嘘。然而,几年过去,寒冬渐暖,纸质书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卖越好。2017年数据显示,中国纸质书已实现销售册数连续三年8%-10%的增长,反倒是电子书愈发给人一种后劲不足之感,所谓“替代”显然无从谈起,以至于不少出版社都开始“怜惜”起电子书来。这样的转变,让人深思。

  “媒介即讯息”,介质不同,功能、体验自然各异,电子介质简单便捷,能填补碎片化时间,适合浅阅读;纸质介质更有仪式感,需要静心安坐,是深阅读、重阅读首选。两种介质各有优长,不必厚此薄彼,但从此消彼长的变化中,却能看到一个明显趋向:尝尽“冷暖”之后,难舍书香的人们正回归深阅读。而在这样的趋势下,纸质书自然更受青睐。

  相比花哨的新媒介,纸张看上去普通简单,但恰恰因为至简,所以专注。铅字能更好地承载厚重的内容,墨香更能让人宁静致远。“偷得浮生半日闲”,取一本书,泡一壶茶,或在斑驳阳光中,或在温馨灯光下,感受指间摩挲的触感以及淡淡的书香,这些物理情景带来的阅读愉悦,都是在电子屏的方寸之间难以体验的。所谓看纸质书“更有读书的感觉”,好读书者自解其意。

  “纸质”也好,“电子”也罢,终究是介质,不是阅读本质。且看当下,各种电子阅读器、读书APP层出不穷,看小说、记笔记、玩社交,功能一应俱全。“Kindle在手、书海自通”,人们一度乐观地认为数字阅读盛行,国人的“不爱读书病”终于有治了。可事实远非如此,五花八门的电子产品没能提升大家静心阅读的能力,芜杂混乱的信息洪流更渐渐冲淡了开卷的专注。不知从何时起,一个新名词——“社交网络囤积症”开始流行,微信里关注一堆公号,收藏了成摞“好文”,却压根儿没时间看。一触即得的阅读内容,其实正在让人们丢掉阅读本身的乐趣。

  介质无限升级,思维更要沉淀。很大程度上看,读书是一项慢功夫,在淡然闲适中,才能更好领略好山好水、人情百态,才能更好思考人生、审视世界。所见未必能得,读书这件事,载体其实是次要的,关键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阅读,读的又是否是一本值得你付出时间的好书。有人追忆,五六十年前学生们没钱买书,学校就把《青春之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撕下来每天贴几张到布告栏上,大家簇拥于前争相品读。嘈杂的读屏时代,这份阅读的本真,尤为值得重拾。

  介质的冷热之间,我们更应看到的是国人阅读需求的提升。信息经济时代,人们对知识的渴求愈加强烈。而满足这一需求,只在介质上做文章无济于事,还需在书的品质上下功夫。如今纸书市场回暖,可尚是“浅草才能没马蹄”,打造更多的精品好书,提升阅读品质,任重道远。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体育新闻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