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宇代理 发布的文章

“冯老师,俺家里盖房子,今年交不上食堂的钱了,中午不吃饭了。”泗水县圣水峪镇八士庄的五年级女孩柏悦(化名)因交不起学校食堂的伙食钱,中 午准备饿肚子。班主任冯佃生老师知道后,拿出钱给了女孩,看着她去买了饭。“家长把孩子送到了我这里,我就不能让孩子渴着、饿着。”冯佃生说。

泗水县圣水峪镇东卸甲小学老教师冯佃生执教几十年,类似的场景在他教师生涯中经常上演。冯老师不仅是个教书先生,还是全校200多个孩子们的大 家长,拄拐从教四十载,他不仅教书育人,更是与农村的留守儿童的生活紧密相连。他用坚强的意志和对学生的关爱送出1400多名山区孩子走上社会的各个岗 位,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园丁。

三岁残疾十六岁教书,从民办到公办,他要站着做个人民教师

今年56岁的冯佃生,黝黑的皮肤,个头不高,一口朴实的乡土语言,讲起话来更像一位质朴的农民。

“1971年,我在这所学校上小学,十六岁初中毕业后又回到了这里做了一名民办教师,在这个讲台上一站就是四十年。”三岁患小儿脊髓灰质炎导致 残疾的冯佃生向记者回忆他的教师生涯。冯佃生告诉记者,自己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有着健康的双腿,但是在三尺讲台上,自己要站着做一名人民教师。

1976年,泗水县圣水峪镇东卸甲小学民办教师调整,正值冯佃生初中毕业,他谢绝了父亲为他安排的工作,回到自己的母校。冯佃生告诉记者,小时候他看着老师站在讲台上讲课时心里很羡慕,所以当实现梦想的机会来临时,他还是选择了去做一名民办教师。

“尽管当时教学环境很差,教室也破陋,一个月工资才十来块钱,但讲台下却始终有着一群渴望学习知识的孩子,这份工作总得有人去做。”冯佃生说。

东卸甲村是辐射周边七八个村的一个学区,十里八村只有这一所小学。学生多,待遇低,当地几乎没有人愿意去做民办教师。可冯佃生却坚持了二十年,在1997年转成了公办教师。

“我对这个小学有着割舍不掉的感情,这里有太多的留守儿童需要我。”冯佃生对记者说,在他转为公办教师以后,由于教学经验丰富,被抽调去圣水峪 镇中心小学的科技班任教了三年。三年后,镇中心小学的校领导提出了较为优厚的条件,希望他能继续留下任教,可冯佃生却断然拒绝了。他说,东卸甲小学就像他 的家,那些学生们就像他的孩子,孩子们还在家里等着他。

他是全校学生的“冯老师”,更是留守儿童的家长

“冯老师,俺买不起校服,交不上钱。”

“冯老师,家里今年盖房子,俺没钱交食堂的饭钱了。”

“冯老师,那个教室的玻璃碎了,我们不是故意的。”

……

对需要帮助的孩子,冯佃生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给你,先拿着”。冯佃生告诉记者,这是他几十年来养成的口头禅。

“其实每当遇上类似的事情,我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困难就交给冯老师,你们只管学习就行了。”冯佃生说。

虽然冯佃生每年只带一个班,但在孩子们心中,这个拄着双拐的冯老师是没有班级界限的,他是大家的“冯老师”。学生不开心,他要开导;学生生病 了,他会送去医院;学生打坏了玻璃桌椅,他就自己修补。每天下午他都会目送学生或上班车或被家长接走,然后再沿着通往村外的路上走上几里地,看看是否还有 停留在回家路上的学生。

“我带的班里一共39个学生,至少一半都是留守儿童,在教育和生活上就要付出更大的精力。”冯佃生说,而在农村,多数是留守儿童,布置完作业以后,爷爷奶奶也无法辅导,孩子们学习的劲头不足,同样在生活中,爷爷奶奶更代替不了爸爸妈妈的位置。

家住在圣水峪镇中心寨村张然(化名),父母都不在身边。一天上学,冯佃生发现她没有背书包,问了半天她也不说原因。冯佃生对张然耐心地开导,在 进行了多次沟通以后,张然才敢说出了真相了,原来她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佘了账,又不敢跟家里要钱,越佘越多,不敢告诉家里,也不敢告诉老师,小卖部老板就把 她的书包扣下了。冯佃生知道了此事后,替张然还了账,小姑娘才露出笑脸,大大方方地走进了教室,以后再也没有犯过类似的错误。

“要问我这些年对留守儿童们做过些什么,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有的学生父母不在家,我就要盯着他们做作业,有时候甚至跑到操场上追他们回来 写;有的其他班的学生,放学要走十里地才能到家,家长不来接我把他们送回家。”但冯佃生却认为这些芝麻绿豆大的事并不算什么的“事”,因为这是他身为学生 “家长”替他们真正的家长该做的事。

教育是个良心活,而不是空有热情,四十年的酸甜苦辣,还是快乐多一点

“站在这里一教就是四十年,没有挪过‘窝’,我曾被学生嘲笑过,也差点被清理出民办教师的队伍,”冯佃生笑着告诉记者,就连校领导也曾劝他放弃当老师,改行做其他工作。

“当时触动很深,第一次觉得教育是个良心活,而不是空有热情,更不能误人子弟。”冯佃生对记者说,他基础不好给学生讲错过题,于是就在业余时间 跟着初中部的学生一起上课,后来考取了泗水县教师进修学校,一边教书一边学习,两个学校两边跑,在同事的热心帮助下,四年里没有落下一节课程。第二次民办 教师考核时,他成绩名列前茅,而他带的班级在全县100多个小学班级抽考中则稳居前六。

冯佃生在起起落落的教学生涯中忙的不亦乐乎,他很坦诚的告诉记者,“四十年的酸甜苦辣,还是快乐多一点。”

“我包过班,就是把一个年级所有的课程都包了,一天最少六七节,那时候拄着双拐站一天讲台,支撑拐杖的腋窝经常磨破化脓,下了讲台以后一句话都 不想说。”冯佃生向记者诉说,他从事教育工作以来的心路历程,“我上课很少坐着讲课,当老师决不能像领导作报告一样,再好的老师也不可能在保证所有孩子听 一节课就都能理解透,所以教学是双方互动的,必须要走到学生身边进行指导。”

“东卸甲小学就像我的家,而我的家却变成了我吃饭的地方,我没有过休息日,因为周六周日会有留守儿童来学校里学习看书。”冯佃生告诉记者,每天 晚上他会回家吃饭看看父母,然后再返回学校留值,负责开关大门、水电、锅炉、看管校舍、公共财物。对于他来说,学校与家的概念已经区别不清了。

“我很知足这份工作,也很珍惜,我没有其他优势,只能踏踏实实靠过硬的教学本领弥补自身的缺陷。”冯佃生说。

走在东卸甲村里,提起冯佃生的名字,村民们都知道把孩子交给他最放心,而他“中国好人榜”、“中国希望工程园丁奖”、“济宁道德模范”等荣誉的 光环几乎是人人皆知,然而冯佃生却告诉记者,书教不好,得再多荣誉也是枉费,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当老师以外的事情,这份工作埋头干了四十年,现在抬头想想, 一路走来十分纯粹,当看到自己能教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能给留守儿童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时,心里还是快乐多一点。

实业兴国,炒房误国。干30年不如买套房,则对这个常规理念的异化,把它颠倒成“实业误国,炒房兴邦”。如此一来,几十年后,我们的未来又会怎么样呢?

沈阳市用一条微博就宣布了说过的话立即可以不算,而葛老师那条微博不仅收不回说过的话,而且还放大了自己的尴尬。

我第一次打开中文课本是在1976年。我记得毛泽东逝世、粉碎“四人帮”、邓小平改革等。中国的政治演进不是线性的,而是呈波浪形,但总体上,个人的自由度提高了。

大局意识在最前面,是要求向中央看其;核心意识其次,是向中央的核心看齐。刘云山说“最根本的是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这里,在本质上其实是向党中央和党中央的核心看齐。

7月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汉堡出席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新闻发布会。新华社记者罗欢欢摄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赴德国特派记者 赵觉珵]二十国集团(G20)汉堡峰会8日下午闭幕,,G20变成了“19+1”,各国未能就《巴黎协定》达成一致。《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峰会公报中明确体现了19国的态度和美国的独立态度。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峰会结束后的记者发布会上表示,各国对公报内容进行了修改,明确表达每句话中美国的态度是怎样的,其它国家的态度又是怎样的。默克尔透露,各国领导人直到8日中午还在讨论这一议题。

对于美国能否重回《巴黎协定》,默克尔表示并不乐观。默克尔强调,公报中有两节文本,一节是描述美国立场,另一节则阐述其他19个国家的立场。“美国的立场就是美国的立场,不是20国的立场。”默克尔称,第三节文本对G20的共同立场做了非常清楚的描写,“但我们很清楚这部分没有达成共识。”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峰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她对于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十分失望。梅表示,她曾呼吁特朗普总统回心转意。法国总统马克龙8日在推特上表示,各国首脑将于12月12日在巴黎举行会议,以期推动《巴黎协定》取得更多进展,并解决其融资问题。

8日下午发布的G20汉堡峰会公报写道,(除美国外的)其他G20领导人指出,《巴黎协定》是不可逆转的,重申发达国家履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承诺的重要性。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11月16日下午3时许,北京首都机场,“百名红通人员”头号嫌犯、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走下飞机舷梯,跨越13年、辗转多国的逃亡生涯宣告终结。

这是2016年第19个归案的“红通”人员,加上2015年归案的18人,截止目前共有37名“红通”人员归案。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注意到,杨秀珠涉案金额达2.5亿。中纪委消息称,下一步中美双方将继续合作追缴剩余涉案资产。

投案自首的杨秀珠会否被判终身监禁?对“红通”归案人员的审判有何不同?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就此采访了刑法专家。

杨秀珠

中美联手追逃 杨陷入无路可逃境地

杨秀珠,女,1946年生,1995年1月任浙江省温州市副市长,1998年任浙江省建设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杨在担任温州市副市长期间,涉嫌贪污、受贿犯罪。

2003年2月,浙江省检察院在调查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某某涉嫌受贿犯罪案件时,发现杨秀珠涉嫌犯罪的线索。

和大多数外逃贪官一样,杨秀珠出逃前精心策划、蓄谋已久。外逃前就安排主要亲属移民海外,直接在境外收受贿赂,利用长期主管城市建设领域的职权将土地非法转让给他人。

2003年4月20日,杨秀珠携女儿女婿经由香港前往新加坡的航班。随后,辗转逃往意大利、法国、荷兰、加拿大、美国等地。

2003年6月16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受贿罪立案侦查,批捕杨秀珠,并于7月22日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2005年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将杨秀珠列为境外缉捕的重点对象,直接督办此案。

2014年以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领导下,中央追逃办统筹各方面力量,积极利用外交、司法、执法、反洗钱和反腐败等多种合作渠道,持续保持对杨秀珠高压态势,同时向杨秀珠介绍我有关政策,劝其放弃抵抗,投案自首,以依法得到宽大处理。

杨秀珠外逃美国后,中方通过中美执法合作联合联络小组反腐败工作组渠道向美方提出协助遣返杨秀珠的请求,并提供了相关证据和线索,美方遂将其逮捕并羁押。

2014年7月,羁押在狱的杨秀珠向美国政府提出避难申请,案件移送移民法庭审理。

面对棘手、复杂的案情,中央及省级追逃办人员抽丝剥缕、研讨策略,最终确定“劝返、遣返、异地追诉”三管齐下、以劝返为主的追逃策略。

检察机关立案查处杨秀珠案国内重要涉案人,尤其是为其转移赃款的违法犯罪人员,国外则对杨秀珠涉案资产发现一起、冻结一起。杨秀珠陷入了无钱可花、无人可靠、无路可逃的境地。

中美两国联手合作,杨秀珠在美生存空间愈加狭窄。由于长期牢狱生活困苦不堪、避难请求丝毫无望、落叶归根的念头日渐浓厚,2016年7月11日,杨秀珠请求美方撤销避难申请,正式提出愿意回国自首,“无条件回国接受法律惩处”。

杨秀珠由最初“死也要死在美国”,到主动撤销“避难”申请,逃亡了13年。

8月美国移民法庭裁决同意杨秀珠撤销避难申请,并当庭判发遣返令。

逃亡中遭遇敲诈 美国当“包租婆”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搜索公开报道发现,2003年4月20日,当时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的杨秀珠出逃,已查清涉案金额达2.5亿元。

杨秀珠的第一站是新加坡,一到新加坡就受到敲诈。亲友帮她买了前往美国的机票后,杨秀珠迅速离开了新加坡。

杨秀珠通过亲戚在纽约利用赃款购买房产,当起了“包租婆”。但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通缉令后,杨秀珠再次出逃,这次选择了荷兰。

逃到荷兰后,杨秀珠藏身鹿特丹市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2005年5月荷兰警察将其拘捕,拒绝了杨秀珠的政治避难申请 。

2014年荷兰准备将她遣送中国前,她弃保并拿着一本假护照潜逃到加拿大,再以假护照坐火车进入美国。

中国通过双边执法合作联络小组向美方提供了相关信息,美国方面2014年将她拘押,后来她被关押在美国最大的私人监狱──德州休斯顿移民监狱,该监狱是跟美国移民局签约的以遣送为主要功能的拘留所。

关押杨秀珠的美国监狱

中美执法合作小组 是中国首个双边执法合作机构

2016年9月18日,中美两国司法执法和外交等部门密切合作,将潜逃美国14年的贪污贿赂犯罪嫌疑人杨进军强制遣返回中国。这是美国首次向中国遣返公开曝光的“百名红通人员”。

杨进军是杨秀珠胞弟,姐弟两人因双双被列为“百名红色通缉人员”而备受社会关注。至此,杨家3名腐败分子浮出水面,还有一名是杨秀珠另一胞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原副总经理杨光荣(已判刑)。

11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披露了中美就杨秀珠等追逃个案合作的情况。他提到,中美执法合作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美执法合作联合联络小组(JLG)是根据1997年两国元首共同发表的《中美联合声明》于1998年正式设立,是中国与外国建立的第一个双边执法合作机制。

JLG是由中国外交部和美国国务院牵头、各执法部门参加的跨部门综合协调机制,中方共同团长分别为外交部条法司司长、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和监察部国际合作局负责人,美方共同团长分别为国务院助卿、司法部助卿帮办和国土安全部助理部长。JLG每年召开一次会议,轮流在中国和美国举行。

中美以该机制为平台,就杨秀珠、黄玉荣、王国强、杨进军、邝婉芳等重点追逃个案开展密切合作,取得重大成果和进展。双方还在打击知识产权犯罪、网络犯罪、毒品犯罪等领域开展了大量务实合作。

JLG第14次全会将于本月21-22日在北京举行,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布朗菲尔德将出席。会议将回顾第13次会议以来的执法合作情况,就双方关注的问题交换意见,并规划下一步合作重点。

杨秀珠是否会被判处终身监禁?

G20反腐败追逃追赃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彭新林对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称, 终身监禁是刑法修正案(九)新增加的内容,适用终身监禁的前提是被告人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适用。

最高人民法院曾就终身监禁条款做过解释,司法机关在审判案件时,对于极少数罪行特别严重、依法应当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坚决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但是,对于符合死刑立即执行条件,但同时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死缓是附条件的不执行死刑,即在二年缓期执行期间没有故意犯罪的,依据刑法减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

终身监禁是介于死刑立即执行与一般死缓之间的一种执行措施,但又比一般死缓更为严厉。这样的规定实际上是将终身监禁作为贪污受贿罪的死刑替代措施看待。

彭新林称,按照刑法从旧兼从轻原则以及最高院对刑(九)终身监禁适用的司法解释规定,对于刑(九)出台前实施的贪腐行为,如果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不应被判处死刑的,那么在刑(九)出台后,是不会判处其终身监禁的。

此外,按照我国刑法规定,对于投案自首并主动退缴赃款的,将会给予从宽处罚。

对“红通”归案人员的审判有何不同?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统计发现,目前百名“红通”人员已归案37人,其中2015年18名落网红通人员中,有7人是投案自首,而2016年至少有13人是投案自首。因此,自首归案者超过一半以上。

目前,37名归案红通人员还没有一人落判。对于这些人员的审判会有什么不同吗?

彭新林对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解释,“红通”人员归案后,即进入正常的司法程序,检察机关会对他们涉嫌的贪腐犯罪立案调查并收集相关证据,会有一定的周期。待检察机关公诉后,法院会依法作出判决。

对于“红通”人员的审判同样会依照我国法律。

对于逃亡境外的涉案人员,当他们归案后,对他们的处理还涉及国际间反腐败合作惯例、及国际法基本原则的遵循问题。

杨秀珠案是中美反腐败合作标志性的结果,对于她的依法处理,将有利于更好地开展海外追逃追赃工作。

官场到底有没有“小圈子”?

“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这话是孔夫子说的,意思是,不要担心没有自己的位置,要担心的是,自己到底凭什么立足于世。

美国总统任人唯贤?任人唯亲?

在奥巴马就职的前六个月里,就有超过1000名新联邦雇员获得了任命,真可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了。

两任书记:一个霸道一个随和

当年送走安书记的时候,不少人都说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位“大爷”盼走了,因为很多人都挨过他的批评,有些还是当众不留情面的骂。而马书记离任时,很多人还有点舍不得,觉得调走的是一位“好领导”。

  中新网广州10月16日电 (蔡敏婕)广东省中医药局李梓廉副局长16日表示,以往的中医药科普一直较为忽视学生群体,期待中医药文化能成为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让中小学生了解传统文化。

  “中医药文化进校园”系列活动当天举行启动仪式,该仪式由广州市教育局主办,广州神农草堂中医药博物馆、广东广雅中学承办。国医大师禤国维等出席仪式。

粤举办“中医药文化进校园”活动,将在首批30所学校开展试点。 蔡敏婕 摄

粤举办“中医药文化进校园”活动,将在首批30所学校开展试点。 蔡敏婕 摄

  据悉,“中医药文化进校园”即将在首批30所中小学校开展试点工作,并从今年10月份开始,首先展开“安全用药主题讲座”、“中药神奇不神秘主题课堂”等活动。

  10月12日,广东省中医药局发布了《关于印发广东省中医药文化推进行动计划(2017-2020年)的通知》,强调要推进中医药文化进校园等一系列专项工作,弘扬岭南中医药文化,打造广东中医药文化品牌。

  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林洽生表示,期待以灵活的教学方式、务实的教学内容和寓教于乐的教学手段,使古老的中医药文化在孩子们的好奇心中重新焕发青春与活力,创建出具有示范效应的“中医药文化进校园”广州模式。

  据了解,广州市教育局与广州市神农草堂博物馆将以“一课堂、一花园、一读物、一成果”等系列科普活动,采取学生喜闻乐见的方式,注重科学性、实用性、通俗性和体验性,普及中医药知识,助力青少年的健康人生。

  其中,主办方将邀请十多位中医药专家,在中小学生中开展“治未病”廉洁文化进校园活动,通过讲解、坐堂接诊等形式,在广大中小学生课堂中开展“认知中药”、“DIY课程”、“过期药品回收”等形式丰富的活动,普及中医药文化。

  同时,还会组织学生或亲子团实地参观神农草堂,并由神农草堂提供易种、特征明显、与生活关系密切的要用植物种子,如薄荷、两面针、凉粉草等,并提供相关种植指导,让学生们加深对中医药文化的认识和了解。(完)

著名滑稽演员、表演艺术家严顺开


经上海滑稽剧团确认,著名滑稽演员、表演艺术家严顺开于今晨(10月16日)9时在上海新华医院病逝,享年80岁。


主持人曹可凡朋友圈截图



相声演员李晓微博截图


上海著名主持人曹可凡、相声演员李晓纷纷在朋友圈、微博上发文,对严顺开的逝世表示哀悼。


严顺开1937年6月6日出生于上海市,高中毕业后曾先后报考上海戏剧学院、青海省话剧团,均因受外形限制未被录取,后被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录取,开始扮演一些喜剧角色。


严顺开在电影《阿Q正传》中饰演阿Q


1963年,严顺开毕业后分配到上海滑稽剧团任演员。1981年严顺开出演个人首部电影《阿Q正传》,他在电影中饰演其貌不扬、靠打短工度日的雇农阿Q,并且凭借该片获第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2届韦维国际喜剧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金手杖奖。


《阿谭内传》


1988年,严顺开自编自导自演喜剧电影《阿谭内传》。


严顺开还曾多次登上春晚的舞台:


小品《阿Q的独白》


1983年,他在第一届春节联合晚会上表演小品《阿Q的独白》;


小品《张三其人》


1993年,在央视春晚上表演小品《张三其人》;


小品《爱父如爱子》


1999年,与张凯丽合作表演小品《爱父如爱子》;


小品《讲故事》


2004年,与洪剑涛、小叮当合作小品《讲故事》;


小品《假话真情》


2007年,再登央视春晚与林永健合作小品《假话真情》。


《大宋提刑官》严顺开剧照


此外,影视作品则有2002年的古装电视剧《红楼丫头》、2003年参演的古装推理悬疑剧《大宋提刑官》、2004年领衔主演的剧情电影《银饰》、以及2009年领衔主演的家庭伦理剧《我的丑爹》。其并于2005年执导都市风情滑稽戏《太太万岁》,2007年自导自演滑稽戏《独养女儿》。


《我的丑爹》严顺开剧照


2009年,严顺开在大连拍摄完电视剧《我的丑爹》返回上海后,便因脑梗中风卧病在床,从此结束艺术生涯。


严顺开享年80岁


逝者已逝,但那些经典的喜剧形象却会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让我们祝福严顺开老艺术家,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