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平台 下的文章

  好处多多 价格不菲 联合监管

  “人造肉”即将端上美国人餐桌

  据美国《科学》杂志近日报道,实验室培育的肉类产品,俗称“人造肉”,很快就会出现在美国人的餐桌上。美国农业部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近日宣布,他们将联合对这种肉类的生产进行监督,以便其可以被安全地出售给全国各地的消费者。

  这两家机构发布的一份联合声明表示,他们将共同努力“培育这些创新食品并保持最高标准,以维护公共健康。”

  根据分工,FDA将负责监管制造人造肉所需细胞的收集、储存和培育;而美国农业部主要负责食品的生产和贴标签工作。

  实验室培育出来的肉类有何特殊?为何需要两大监管机构联合监管?这种肉类在走向消费者餐桌的路途上,还会遇到什么“拦路虎”?

  “人造肉”好处多多

  要想在实验室培育出人造肉,首先需要进行活检,也就是从一只动物身上提取一块组织或器官——通常是用针,获得干细胞,然后将干细胞放入培养皿中繁殖,得到肌肉组织。

  实验室培育出来的肉类有很多好处。首先,这将消除对培育和屠宰动物的需求。要知道,仅在美国,每年就有大约90亿只鸡和3200万头牛被宰杀。

  此外,它还有助于抑制气候变化,因为农业,尤其是肉类生产,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来源。当然,如果实验室培育肉类技术能够成功推广,还会让相关人士赚得盆满钵满,获得巨大的经济回报。

  2013年,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的生物工程学家马克·波斯特创造出有史以来第一块人造牛排。随后,人造肉引来无数投资资金,众多私营公司,包括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PayPal创始人彼得·泰尔等在内的知名投资者,都对其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在推动其商业发展方面付出了不少心血。

  比如,2017年8月1日,专门研究利用素食食材制作牛肉饼的公司“不可思议的食物”(Impossible Foods)宣布,其获得了来自新加坡基金公司淡马锡、比尔·盖茨、科斯拉风投等投资公司和个人共计7500万美元的融资。

  双管齐下确保最高标准

  但迄今为止,这些人造肉产品如何从实验室走向消费者的菜篮子,并最终被端上餐桌,一直面临如何监管的问题。不过,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11月16日,美国农业部与FDA正式就实验室制造出来的肉类产品的商业化制定了规则框架。这在全球尚属首次。

  今年10月,FDA与美国农业部召开会议,讨论了实施食品生产所需的监管框架并发表联合声明。声明称,FDA将负责管理细胞在实验室的整个过程,这是该机构的传统职能权限。在这些阶段之后,就要由农业部接手了,它将监督产品的生产与贴标签环节。“该监管框架将利用FDA在管理细胞培养技术和活体生物系统方面的经验,以及美国农业部在管理供人类食用的牲畜和家禽产品方面的专业知识。我们相信,这一监管框架可以成功实施,并确保这些产品的安全。”

  美国优质食品研究所负责人杰西卡·阿尔米说:“我们相信,这两个机构能够相互协调,保证通过细胞培养得到的肉类对消费者无害并且贴上正确的标签,完全不需要为此制定新的法规或者额外条例。”言下之意是:要将实验室制造的肉投入市场,任何新的法律框架都是不必要的。

  目前,美国农业部和FDA正在积极优化技术细节,但他们说,他们有权协调各自的监管系统,以便不需要额外的立法。

  对此,阿尔米难掩兴奋:“这两个部门为可预见的透明管理提供了如此的便利,这对该工业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迹象。”

  来自养殖肉类初创公司“新时代肉类”(New Age Meats)的布莱恩·斯皮尔斯则表示:“(新的监管框架)减少了不确定性,使我们能在美国开发创新技术,使肉更美味、更健康、更可持续。此外,联合框架还使我们能更快地提供更多研发和制造岗位。”

  价格高企仍是“拦路虎”

  不过,人造肉在迈向餐桌的道路上还面临着另外一只“拦路虎”:高昂的价格。2013年,波斯特创造出的第一块人造牛排的生产成本高达25万欧元(约合200万元人民币)。

  法国全国农艺研究所研究主管让-弗朗索瓦·奥凯特表示:“虽然成本肯定会大幅下降,但那也很难进入到工业阶段,除非取得技术突破。”

  美国、荷兰、以色列等国的好几家新兴企业目前正致力于破解这个难题。此外,还可以寄希望于农产食品加工业的大量支持,其中最大的支持者是泰森风险投资公司,这是美国最大的肉产品公司泰森食品公司旗下专门进行风投的企业。还有嘉吉公司、谷歌或前面提到的比尔·盖茨等。加州新兴企业Just因为生产不含鸡蛋的蛋黄酱而闻名,它自2011年创立以来已经筹集了2.45亿美元资金。

  阿尔米补充说:“以色列、日本和新加坡等国政府已经对这种食物技术表现出非常大的兴趣。或许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就能吃上美味的人造肉。”(记者 刘 霞)

  11月25日电 今日,乐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官方微博发布警情通报称,今日凌晨,四川乐山一辆小轿车驶出路面,撞击道路右侧机非隔离花台内的旅游指示路牌立杆,造成车辆解体,车内两人当场死亡。

  通报称,2018年11月25日凌晨,川L36D78号小型轿车从乐山市市中区经凌云路往五通桥区方向行驶,02时49分该车行驶至大佛景区北门凌云路段时,车辆驶出路面高速撞击道路右侧机非隔离花台内的旅游指示路牌立杆,造成车辆解体,车内两人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11月23日电 最近外界有传言称,2010年开放对艾滋病的入境限制,导致了我们国家艾滋病感染人数的增加,引发热议。在今日卫健委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韩孟杰、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对此予以了回应。

  今日,国家卫健委在北京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我国艾滋病防治工作进展有关情况。有记者提问,最近外界有一个传言称,2010年开放对艾滋病的入境限制,导致了我们国家艾滋病感染人数的增加,想问一下专家怎么看待这样的说法。还有因为我们查了相关的数据,确实在2011年到2012年的时候,艾滋病新发感染人数是有一个激增的,好像是从2万到了4万,这样一个数据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的?

  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研究员韩孟杰回应称,允许感染者入境这是在国际上、在全球都是一个通行的做法,目前全球大概有143个国家都不限制感染者入境,随着我们国家对外交往的不断深入,入境人数不断增加,我们也发现报告的感染者的数量也随之增加,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病例报告的数据分析确实是从2010年到2017年这样一个八年的时间是呈现增长的趋势。

  韩孟杰公布了一组数据,2010年的时候,艾滋病感染者报告是660例,到了2011年是1146例,到了2012年是1262例,随后是1489例、1522例、1823例、1986例,到了2017年是2154例这样的一个趋势。其中外籍学生的感染从2010年的13例、26例、31例、46例、74例、96例、86例、100例的情况。2017年报告的2154例感染者中,经过分析,大多数都是云南和广西边境地区的一些跨境婚姻中的外籍配偶或者是吸毒人员,2017年报告的100例学生占当年发现的外籍人的4.6%。

  韩孟杰表示,随着我们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大,入境人数还会多,我们发现外国人的感染者也会多,外籍感染者的防控问题是一个多部门的工作,应该多部门联防联控,进一步做好来华外国人的防控工作,最重要的还是要加强对外关于艾滋病防治知识的宣传教育,促进主动的检测,如果感染的话,要及时接受抗病毒治疗,同时也能够及时的进行提供随访服务。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研究员吴尊友补充称,其实记者的问题问的不清楚,数据也没搞清楚。为什么这么说?你说2011年2万,2012年4万,没有2012年4万这个数,艾滋病病人是2.4万,不是4万,2011年是2万,2012年是2.4万,我们把感染者和病人区分出来,一部分是病人有临床症状的,或者是CD4水平低于200叫做艾滋病病人,这部分的比例如果我们看一下,从2010年到2017年,占的构成比就是在28%-30%,每年净增长的人数,就是艾滋病病人就是3千左右,从来没有突破过五千,唯一一年突破五千的是2012年-2013年,新发现感染者数增加了12000多,所以整个构成比没有显著变化,所以你们下次准备问题的时候首先也得把数据搞准。

  我国提前下达2019年城乡义务教育补助经费

  新华社北京11月20日电(记者郁琼源)记者20日从财政部了解到,近日,财政部向地方提前下达了2019年城乡义务教育补助经费预算1318亿元,约占2018年预算执行数的90%。

  据财政部科教司有关负责人介绍,中央财政从2016年春季学期起,分两步统一城乡义务教育学校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和城乡义务教育学生“两免一补”政策,实现相关教育经费随学生流动可携带。

  同时,财政部要求地方认真贯彻落实中央有关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要求,增强资助的精准性,各省份教育、财政部门可以结合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做好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指导意见,重新核定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贫困面,报经省级人民政府同意后,报教育部、财政部备案。

  此外,这位负责人说,在分配相关资金时,结合实际进一步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加强资金监管,完善绩效目标管理,确保财政资金安全有效。

  新华社越南高平11月21日电(记者梅世雄)为期3天的中越两军第五次边境高层会晤21日在越南高平圆满落幕。

  会晤期间,在中方境内,双方代表团观摩了两军边防部队水陆联合巡逻,参观了中国陆军某边防连营区、水口镇学校和胡志明展馆,共同植下友谊树,举行了会谈;在越方境内,双方代表团出席了中国广西龙州县和越南高平省复和县结为友好县五周年纪念庆典和中越友好文化馆落成剪彩仪式,举行了“越中边境国防友好交流座谈会”,观摩了两军边防部队灾害救援联合演练,参观了胡志明博物馆并向胡志明纪念堂敬献花篮,签署了会晤纪要。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龙州县水口口岸的两军边防部队水陆联合巡逻现场,记者看到,中国陆军某边防连连长张明旺率领两军联合巡逻分队从中方一侧的943(1)号界碑出发,跑步通过水口大桥,经越方一侧943(2)号界碑,在洞桂河登船点登上冲锋舟,迅速向944号界碑方向开进。两军官兵精神抖擞,协同配合高效。

  两军边防部队灾害救援联合演练的背景是边境地区受强台风影响发生洪涝灾害,房屋倒塌,边民被困。在越南高平省复和县驮隆口岸的联合演练现场,记者看到,接到灾情通报后,两军工兵和医疗队员冒雨立即出动,从断垣残壁中成功解救被困边民。两军边防部队行动迅速,配合默契,操作规范,演练取得圆满成功。

  2014年3月,中越两军首次边境高层会晤在中国广西东兴和越南广宁芒街举行;2015年5月,中越两军第二次边境高层会晤在中国云南蒙自和越南老街举行;2016年3月,中越两军第三次边境高层会晤在越南谅山和中国广西凭祥举行;2017年9月,中越两军第四次边境高层会晤在越南莱州和中国云南金平举行。